涉农资金“捆绑”使用更有力

贫困县统筹整合使用财政涉农资金成效突显——涉农资金“捆绑”使用更有力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 董碧娟

据了解,河北省已建立了40项整合资金台账,实行资金下达会签制度,要求各业务处室下达负责的整合资金必须会签农业农村处,进行层层审核把关,对不符合政策要求的,及时督促进行调整,确保每项资金按国家政策下达贫困县的增幅均不低于该项资金平均增幅。

“涉农资金整合让我们更加根据自己需要实事求是谋划项目。”史海龙介绍了他们项目上报的流程:由各村工作专班牵头组织村民代表、贫困户代表、党员代表参与,严格按照脱贫攻坚具体要求组建项目库,在村级公示无异议后上报乡镇审核。乡党委会对各村上报的项目进行专题研究审核,剔除负面清单内超标准、不符合条件的项目后,再根据各村实际情况按照“轻重缓急”的原则科学确定项目实施年度,并经乡、村两级公示无异议后上报县扶贫开发工作领导小组审批。

涉农资金整合后,资金项目审批权限完全下放到贫困县,村里由过去被动接项目变成了主动报项目。如,河北建立了县级脱贫攻坚项目库,各村、乡立足自身情况,广泛征求民意,自下而上报项目。

当贫困县面对整合后的更多涉农资金,究竟如何确保每一笔钱都花在刀刃上?今年10月份,财政部农业农村司召开贫困县涉农资金整合试点工作座谈会。会议要求:进一步提高政治站位,落实主体责任,加强督促指导,强化整合资金监管,做实做细整合试点工作,确保试点政策精准落实,确保打赢脱贫攻坚战。

“滦平县2016年至2019年累计整合涉农资金约11亿元。财政涉农资金更加聚焦集中后,对社会资本的吸引力也越来越大,杠杆作用不断增强。”刘小平说,这几年全县用于扶贫产业的整合资金达到7.27亿元,引导和撬动了金融资本、社会帮扶资金近24亿元。

特别是近几个月里,希腊颁发的“黄金签证”增长速度惊人。从9月初到12月初,希腊向非欧盟投资者及其家属发放的742份新的“黄金签证”中,90%(665份)都发放给了来自中国的家庭。

河北省除了将与中央资金对应的12项资金纳入整合使用范围,还将自主安排的8项资金一并纳入整合使用范围。

“以前哪见过这么多钱!”11月中旬,走在河北省滦平县马营子满族乡大兴沟村的食用菌基地内,马营子满族乡党委书记史海龙给经济日报记者道了番心里话:以前得去“跑部门、争项目”,乡上、村里拿到资金不容易也很有限。涉农资金整合后,资金集中“捆绑”使用,他们乡2016年以来获得财政项目资金支持达2500万元,食用菌等产业发展如火如荼,群众生活条件大幅改善。

河北省丰宁满族自治县财政局有关负责人介绍:“我们在项目安排方面紧紧围绕脱贫攻坚建设任务,严格执行财政部下发负面清单管理,凡是涉及负面清单项目,一律不予整合资金安排。同时还通过加大信息公开和公告公示,主动接受社会各界对扶贫资金管理使用的监督。”

河北滦平县平坊满族乡乡长满海波告诉记者:“在大力度公开公示、环环审核把关、第三方绩效评价等多项机制共同作用下,面对大规模的涉农整合资金,干部们的规范化意识和责任意识在实战中更强了。大家形成一个共识:这钱必须花得安全有效。”

“可持续性和时效性是涉农资金整合后在项目支持上的两大显著优势。”刘小平说,大项目一般都需要连续性的、及时的资金支持,以往零星分散的各部门资金往往难以满足。而资金整合后,县上就有更大权限能够集中财力对项目持续支持,使其能更快落地见效。

刘小平介绍:“滦平县将全县6大类、602个项目全部录入监控平台,每项资金对应设置绩效考核指标。此外,我们还专门制定了《滦平县财政专项扶贫资金管理办法》,严格资金报账手续,实现逐级审批,层层把关,构建多方位、多元化资金监管机制。”

根据《意见》,统筹整合使用的资金范围是各级财政安排用于农业生产发展和农村基础设施建设等方面的资金。中央层面主要有财政专项扶贫资金、农田水利设施建设和水土保持补助资金等20项。各省结合本地实际,明确本级财政安排的涉农资金中贫困县可统筹整合使用的资金范围。

河北省承德县通过系列规章制度明确了财政扶贫资金项目安排从村级研究谋划、乡镇入库审核、县级评审批复、资金预算下达、部门乡镇村实施、公开公示、竣工验收和资金报账、绩效评价全过程规范管理流程。

比如大兴沟村的食用菌基地项目,先是靠整合资金支持建起了菌棚。后来村里发现仅有菌棚还不够,还需要建冷库,这样能更好地储存食用菌,有效应对市场价格波动。这一需求经评议通过后,资金支持立马跟进。有了整合资金的强力支持,该项目建成后通过与市场化公司合作经营,带动123户农户出租土地210亩,每亩年租金800元,旺季时可为村提供就业岗位100人,其中建档立卡贫困户占比70%。

“涉农资金统筹整合使用,说通俗点就是集中财力干大事。”河北省滦平县财政局局长刘小平告诉记者。过去县里从不同部门拿到钱,每一笔分门别类,量少不说,“打酱油的钱不能买醋”“修路的钱不能打井”,要想系统实施一个大项目挺不容易。

希腊银行的数据也反映了这一点,该行数据显示,2019年1至6月,在希腊购买房地产的资金流入量年增长94%,达到7.36亿欧元。(蔡玲)

□ 财政涉农资金更加聚焦集中后,对社会资本的吸引力也越来越大,杠杆作用不断增强。

房地产市场专业人士表示,自希腊爆发经济危机以来,国外投资者对购买希腊房产的兴趣不断攀升,而“黄金签证”在吸引国外投资者上起着决定性作用。2013年,饱受债务危机的希腊,为了增加税收遏制房地产价格大幅下跌,开始推出“黄金签证”售房计划。任何非欧盟国家公民在希腊投资25万欧元的房产即可让一家三代(父母、配偶及未满21周岁的孩子)获得在希腊的永久居留权。这也使得希腊成为欧盟“黄金签证”门槛最低的国家。这对于不少投资者来说无疑有着巨大的吸引力。

“资金整合后,项目配备由老百姓说了算。只要符合政策、急需的项目都会有着落。和以前比资金使用效率更高,项目落地也更准确。”张子兵说。

记者在河北省多个涉农资金整合试点县采访时,干部们普遍反映:“没有涉农资金整合,脱贫摘帽不可能这么快。”

□ 大项目一般都需要连续性的、及时的资金支持,以往零星分散的各部门资金往往难以满足。而资金整合后,县级就有更大权限能够集中财力对项目持续支持,使其能更快落地见效。

“过去我们村里要争取项目很难,只能靠乡里帮着跑和给。来了项目也不管需不需要都干,有时让群众不太满意。”大兴沟村党支部书记兼村委会主任张子兵向记者坦言。

2016年,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支持贫困县开展统筹整合使用财政涉农资金试点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提出,形成“多个渠道引水、一个龙头放水”的扶贫投入新格局。目前,这一改革对脱贫攻坚产生怎样的支撑作用?在具体实践中到底怎么整、怎么用?带着这些疑问,记者近日赴整合资金规模较大的河北省调查采访。

财政部有关负责人介绍:“从各地上报数据看,今年上半年全国涉农资金投向进一步优化,投向农业生产发展方向的资金占比同比提升3个百分点,投向农村基础设施建设方向的资金占比同比下降1个百分点,初步体现了优先发展产业的要求。”

为提高财政涉农资金使用效率,2016年,我国在连片特困地区县和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范围内,优先选择部分贫困县开展涉农资金整合试点。2017年以来,财政部会同国务院扶贫办将该试点推广至全部832个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和连片特困地区县,并鼓励试点贫困县尽可能在“大类间打通”“跨类别使用”,做到“应整尽整”。

据河北省财政厅农业农村处有关负责人介绍,2016年至2019年,河北省贫困县实际整合使用涉农资金443.8亿元,占计划整合资金规模的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