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个百分之百做到了吗拉网大排查3天武汉各区交答卷

洪山区南湖雅园社区大排查未新增一例发热病人。图为社区书记万莹和同事进行拉网式大排查 长江日报记者金思柳 摄

“武汉是决战之地,要集中力量打歼灭战,而不是松松垮垮打持久战。”打歼灭战,就必须摸清底数、有的放矢。16日,我市部署开展为期3天的集中拉网式大排查,落实五个“百分之百”举措,即“确诊患者百分之百应收尽收、疑似患者百分之百核酸检测、发热病人百分之百进行检测、密切接触者百分之百隔离、小区村庄百分之百实行24小时封闭管理。”坚决遏制疫情扩散蔓延。

全区共排查11个街乡(开发区)288个行政村、51个社区,14.8464万户、47.0457万人,到户、到人率均达100%。3天累计排查新增确诊患者138人,全部收治定点医院;累计排查新增临床诊断患者127人中已经全部收治;累计排查新增疑似患者55人,已全部进行核酸检测;累计排查新增发热病人108人,已全部进行核酸检测;累计排查新增密切接触者407人,全部进行集中隔离,其中居家隔离15人。

目前,洪山区有2个无疫情社区,分别是张家湾街南湖社区和洪山街汤逊湖社区。

排查47万余人 排查到户率100%

排查发现的“五类人员”送诊隔离

硚口区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表示,在前期电话、微信、上门调查的基础上,3天累计排查户数599890户,累计排查人数1428458人次(以上为三天累计数),多次上门、不漏一人。

“两线工作”推进大排查

汉阳区疫情防控指挥部介绍,3天拉网排查工作中,区直机关1061名干部、市机关和企业2353名干部全部下沉网格,与网格员、物业人员、警务人员、医务人员组成网格工作队,同时选聘1264名排查和群防群控志愿者,全面参与排查工作与封闭管理。

在《现代汉语词典》中,“怼”的读音只有一个,那就是“duì”!也就是说,你们的日常互“duǐ”其实是日常互“duì”!并且,“怼”的本意其实是“怨恨”。

社区党组织牵头,整合下沉社区的2674名市区机关企事业单位党员干部与网格员、物业人员、门栋长、志愿者等力量,对1267个网格逐一组建排查工作组,运用网络平台自报、逐户电话询问、门禁对讲系统、低楼层喊话、大数据比对等方式进行“非接触式”排查,对孤寡、高龄、残疾等特殊群体逐户上门确认健康状况,确保无一遗漏。同时,发布告全区居民一封信,设立排查专线,号召居民积极配合、提供信息线索,营造合力排查强大氛围。(长江日报记者黄哲 通讯员昌宣)

洪山区疫情防控指挥部介绍,“3天拉网式排查”的命令下达后,不到72小时的时间里,洪山争分夺秒,坚持“不漏一户、不漏一人”,截至19日下午5时,共排查了535457户1213161人,排查率达到100%。共排查出居家确诊病例30人,其中8人送定点医院,11人送方舱医院,11人已治愈居家观察。共排查出居家临床诊断病人122人,按照分类处置原则,已全部集中送定点医院、方舱医院或隔离点。共排查出一般发热病人133人,经诊断排除69人,剩余64人集中隔离待诊。共排查出密切接触者152人,并完成集中隔离。

全区所有居民住宅小区、村湾实行24小时封闭管理。对104个有物业的小区,由物业公司履行小区封堵主体责任;对333个无物业的开放式老旧小区和1957个村湾,按照属地原则进行封闭管理,共封闭小区出口和村湾路口2230个,所有小区村湾进出口全部落实24小时专人值守。(长江日报记者张勇军)

蛤蜊的正确读音是gé lí,因为“蛤”是个多音字,可以读作gé,也可读作há,所以很多小伙伴会读错。另外,不同的地方对“蛤蜊”有不同的称呼,如gā lā。

(长江日报记者杨菁 通讯员李涛 张宾)

(长江日报记者肖娟)

截至发稿时,江夏区已对排查中发现的确诊病例、临床诊断病例、疑似病例、确诊密切接触者、一般发热病人等“五类人员”安排专车送诊或集中隔离。 (长江日报记者林敏)

全区已累计排查社区77个、大队67个,共22.05万户,58.65万人。排查出的确诊患者和临床诊断患者、疑似患者、发热患者及密切接触者,均第一时间按要求分类收治到位。

很多人管撒贝宁叫小sà,但其实“撒”这个字根本没有sà的读音。作为姓氏时,读sǎ,而另一个读音是“sā”,比如撒谎、撒手。

江夏区疫情防控指挥部介绍,3天来,全区以社区(村)为作战单元,用3天时间对辖区内所有实际居住人员,包括常住居民、租户、商户和外来暂住人员再次进行全覆盖、拉网式大排查。

江岸区疫情防控指挥部介绍,该区共排查居民444386户、982199人,实现确诊、疑似居家患者全部清零。

第一时间分类收治到位

青山区疫情防控指挥部介绍,该区按照“五个百分之百”要求,迅速开展三天集中拉网式大排查。

每天对重点人员实行动态清零

督查专班督办问责确保每日清零

(长江日报记者刘元聪)

3天大排查,江汉区坚持人工排查和信息化排查相结合,综合运用平台自报、电话询问、大数据比对等多种方式,进行居民自查、上门筛查、电话询查、重点盯查,提高排查工作效率,做到“不漏一户、不落一人”;区指挥部坚持每天早、中、晚三次视频调度,解决工作推进落实中的突出问题;派出6个督导组对全区109个社区开展小区封闭管理、社区大排查工作的全覆盖督查,以督办单形式向街道反馈发现的问题。

铊有两个读音,tā和tuó,表示金属元素时,读tā。

做实做细社区基础线,坚持以更高的标准严格管控、全面排查、优化服务。小区24小时封闭管理实现“出不来”,广泛发动党员群众、基层干部“守好门”,加强疫情宣传让市民“安心宅”,做好生活服务保障为居民“解忧困”。

“癖”的读音是pǐ,不是一个多音字,只有一个读音,所以读洁癖(pì)是错误的。有没有怀疑人生?

人工和信息化排查结合

确诊、疑似居家患者全部清零

拉网式大排查近百万人

“噱”有两个读音,xué和jué,很多人读噱(xuè)头是错误的。

3天来,区指挥部每天及时研究解决问题,实现日清日结。逐户清查,摸清疫情底数,借助水表、电表等记录,全面起底小区实际住户。加强疫情排查宣传,强化社区封闭管理,严格管控住宅小区,创新排查方式,坚持公安、社区、网格化一体化推动,摸清确诊、临床、疑似、密接、一般发热“五类”人员情况,确保做到“不落一户、不漏一人”。逐人核准,全力收治患者,及时对发热病人、密切接触者和疑似患者开展核酸检测,提高排除率,协调各方推动确诊病人全部送医救治。

“挞”是英文“tart”的音译,意指馅料外露的馅饼。“挞”不是多音字,它只有一个读音:tà。

(长江日报记者杨蔚 通讯员硚宣)

读错的请自觉转发本文

那么问题来了,撒贝宁要被扣多少钱?

截至19日下午4时,汉阳区已经完成拉网式排查全覆盖,以数据组为牵引,对医院就诊大数据等重要信息逐一电话核查、上门核查,建立了接受名单-排查-建档-检测-收治(隔离)-跟踪督办-二次排查-督办-收治的工作闭环,切实做到每天对重点人员实行动态清零,全面完成收治任务。

其实,还有下面这些常用语,也是一读就错,来看看你读对了几个!

这个词你九成会读错!是话唠(lào)而不是话唠(láo)。

武昌区疫情防控指挥部介绍,3天来已对辖区456602户家庭、998286人进行全覆盖排查,做到“不漏一人、应收尽收”。

东西湖区疫情防控指挥部介绍,东西湖区3天来以街道为主体,以社区、大队为作战单元,逐楼、逐户、逐人进行排查登记。每个网格工作组不少于4人,排查任务细化到楼栋,排查责任落实到人,确保做到“不落一户、不漏一人”。

(长江日报记者李婷)

“与”是个多音字,有yǔyùyú三个音,所以很多人会将“与会”读错,其实它读与(yù)会。

江汉区疫情防控指挥部介绍,开展大排查以来,江汉区共投入市区下沉干部、社区两委成员、网格员、公安民警等5592人参与大排查工作,共完成12条街道、109个社区的排查工作任务,共排查186045户、427430人。

蔡甸区疫情防控指挥部介绍,3天来展开全面防控和全面排查,集中全区55家区直单位958名党员干部、街乡约810名党员干部,深入到社区(村),对所有的确诊患者、发热人员、疑似患者、不明原因发热者、密切接触者等进行拉网式的“清仓见底”。

做实做细救治阻隔线,坚持精准、及时、强制的要求,准确排查,加快采样,强制收治,分类处置,确保确诊和疑似患者全部收治隔离。

坚持应查尽查筑牢基础,117个社区(村)以网格为单位,将普遍性居民自查和电话询查、特殊群体上门筛查、“四类人员”重点盯查、瞒报漏报社会监督查、“失联失访”民警跟踪查结合起来。坚持应报尽报不留死角,对排查信息做到全收集、全掌握,不放过任何一个疑似信息和人员,形成最全清单,社区、街、区逐级筛查确认,宁多不漏。坚持应收尽收不落一人,每日排查形成的清单由纪委监察部门、督查专班每晚24时前结硬账,第一时间督办问责,确保每日清零。(长江日报记者李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