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名只是第一步对于中国市场FCA和PSA强调不退出

PSA与FCA的婚约终于尘埃落定。

7月16日,法国汽车制造商FCA和PSA正式官宣,合并后决定将其公司命名为“STELLANTIS”,这个名字来自拉丁语”stello”,意思是用繁星照亮。

对此,前不久FCA首席执行官Mike Manley表示,尽管遭遇到新冠疫情,但合并工作还是要继续下去,从而实现原来计划的目标。新的集团将更加全球化,可以更好地投资新技术,并且具有一定的财务灵活性。

在曼德拉纪念日当天,南非议会发表声明提醒民众重温曼德拉名言:“对个人和其他人的关注,将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加美好。”声明指出,民众除遵守所有卫生规程的同时,还应自觉呆在家里尽量不随意外出。“正如曼德拉的名言‘你的选择应反映你的希望,而不是恐惧’所说,自觉遵守当前抗击疫情的各项法规,是我们的共同希望,而不是恐惧。”

尽管PSA与FCA在华的市场表现每况愈下,或认为中国市场竞争激烈又残酷,但他们也深知中国市场是世界上最大的汽车市场,当然不打算放弃中国市场。

在此背景下,6月24日,FCA向意大利政府申请了63亿欧元的信贷额度,期望以此来渡过危机。

还面临哪些不确定性?

为防范第二波疫情,贯彻在封闭公共场所强制佩戴口罩的政令,卫生部长奥利维耶·韦兰22日晚间还宣布,将面向700万低收入家庭免费发放4000万只可清洗和重复使用30次的织物口罩,当局与法国邮政集团签订了一份合同,将在几天内直接将这些口罩寄给有关家庭。此外,对于200万易感染群体,医疗保险将全额报销购买外科口罩的费用。(海外网-巴黎-鲁佳)

在汽车领域,每隔一个世纪就上演着 “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的戏码,但历史的规律都是弱者被是寂灭或并购。当然,这也是是整个汽车生态进化的一部分。

对比2019年其在全球市场实现净利润63.24亿欧元,PSA在中国市场亏损了7亿欧元;2019年FCA 在亚洲市场亏损3960万美元,销量只有14.9万辆,同比下滑29%。

但FCA和PSA的优势也是无法替代的,两大汽车品牌涵盖从超豪华车、豪华车、主流乘用车到SUV、卡车和轻型商用车等所有关键细分市场。这是一个平衡及可盈利的全球布局。随着双方进一步合并,带来的是长远的利益。

在2020年3月他也表示,在PSA集团和FCA集团完成合并后,需要重新审核中国战略,从而进一步推动中国市场销量。

6月26日,FCA首席执行官Mike Manley表示,欧盟对合并交易进行的反垄断调查不会影响合并的推进。

不过,面对欧盟委将来的深入调查,两家汽车制造商重申,拒绝做出让步以减轻欧盟竞争执法者的担忧。

在股东大会上,Mike Manley表示新的集团可以带来高效率和强大能力,有成为新的行业领导者的潜质。

例如,PSA与PSA合并以及合并后的新公司注册地位于荷兰,如果意大利政府对担保贷款有附加条件,那么该项债务担保也引起意大利方面的争议。由此可以看出,合并后的状况更加复杂。

值得一提的是,作为双方之前协议的一部分,FCA同意向其股东支付55亿欧元的一次性特别股息。但目前两家公司的股价都大幅下跌,因此有关这笔股息的支付细节至今都没有公布。

下一步计划是确定新logo。

6月10日,有知情人士透露,FCA和PSA因拒绝让步,将面临欧盟冗长的反垄断调查。

在中国市场的不理想表现更是拖累了PSA和FCA的财报。

据PSA此前公布的销量数据,2019年,PSA在世界范围内的累计销量为347.91万辆,同比下滑了10.3%;而在中国及东南亚地区的销量仅为11.71万辆,同比暴跌55.4%。

6月中旬,东风汽车集团有限公司党委常委、副总经理张祖同在神龙汽车沟通会上强调,PSA不会有退出中国市场的计划。

法国卫生部门在科学委员会建议的基础上,提出从疫情可控到局部集群可控、到疫情失控等多种不同情况下的防疫构想。最近几周,马耶纳省和菲尼斯泰尔省等几个省份出现感染爆发态势,科学委员会专家指出,“必须尽早考虑局部封锁”,包括限制当地人员流动、大力加强当地卫生规定等。

根据法国信息台的报道,目前还不清楚局部限制措施将在整个大区、全省还是全市范围内实行,以及是否会再次限制外出、禁止集会、关闭餐饮机构,但有一点是肯定的,当局不会重新启动全国“一刀切”地封锁措施,不论出于健康原因、社会原因还是经济原因,这都既不可取也不可行。根据不同方面的预测,法国今年的国内生产总值将下降约10%,经济从疫情中复苏至少需要两年。经济学家马克·图阿蒂表示,法国解封之后经济仍远远未回到疫情危机前的水平,疫情冲击如此之大,即使解封后出现技术上的反弹,也仍有很长的路要走,若重启限制措施将导致悲剧性的后果。这场危机还暴露了巨大的社会不平等,十分之四的法国人财务受到影响。而且疫情限制措施还会增加“附带损害”,比如许多慢性病患者在限制期间得不到治疗,一些人中风或心脏病发作。

截至目前,南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达到337594例,死亡病例4804例,确诊病例总数位居世界第六位。

此外,他还认为双方在欧洲还将面临诸多麻烦。

虽然在可预见的未来,横在双方的障碍还有很多,包括来自欧盟反垄断监管机构、双方股东、意大利政府、疫情席卷欧洲重创欧洲汽车产业等多方阻力。

而PSA强劲的资产负债表和成本削减措施帮助其度过了因疫情而导致的销量低迷期。PSA首席财务官Philippe de Rovira称,希望PSA “尽可能摆脱对于公众的依赖。

而FCA方面,去年FCA在华合资公司广汽菲克2019年销量再次下滑40.96%至7.4万辆,仅占中国0.35%的市场份额。更为甚者,长安对PSA更是唯恐避之而不及,去年也达成分手协定。

PSA集团管理委员会主席Carlos Tavares2019年公开表态称:“PSA信心坚定,绝对不离开中国市场。”

北京市疫情总体趋稳向好,在做好疫情防控工作的同时,保持生产生活秩序和社会活力。为促进高校毕业生就业,北京市出台专项政策,包括鼓励灵活就业、鼓励中小微企业吸纳就业、提高事业单位和国有企业招聘比例、开发基层岗位等。

不得不说,FCA也好、PSA也好,这两个写在世界汽车商业史上的品牌正走在一个分水岭上。

这家汽车制造商预计将成为全球第四大汽车制造商,年交货量约为870万辆。旗下包括多个汽车品牌,包括标致、雪铁龙、道奇、吉普等,STELLANTIS打算创建两个平台,为其品牌的三分之二的车型提供支撑,如此广泛地分享技术有助于通过规模经济节省资金。

只是,对于FCA和PSA而言,未来的姿态究竟是相对较为体面的合并路线,还是悲戚的破产并购,仍存在变数。

更有外媒表示,东风汽车集团会重新评估其出售PSA股权的计划。因为PSA和FCA之间的合并会影响到东风集团。

6月初,FCA和PSA被告知,两家公司合并后在小货车领域的高市场份额令执法者感到担忧,需要在规定时间内做出让步。

其实,对于寻求收购或与竞争对手合并的欧洲公司而言,反垄断是一项艰难的障碍。欧盟当局经常要求出售重叠业务,以防止合并后的实体变得过于强大,并不怕动用最终否决权来否决交易。

因此,PSA与FCA的合并计划被质疑可能会慢慢退出中国市场。

当下,FCA与PSA共同的难点,那就是双方在中国市场都有些抬不起头。

受疫情的影响,众多汽车工厂和经销店停工停产,整个汽车产业链遭到严重的冲击。

此外,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也于当日通过虚拟会议的形式,向曼德拉致敬。“当我们重温纳尔逊·曼德拉的生活和工作,他的精神体现了联合国的最高价值观。如今,我们可以而且必须成为未来美好世界的一部分。”(完)

截至7月4日24时,北京市自6月11日以来累计报告确诊病例334例,在院324例,治愈出院10例。尚在观察的无症状感染者29例。

按照他的说法,PSA并没有像FCA那样‘烧钱’,PSA和FCA合并重组后没有理由以50:50的比例进行合并。

334例病例涉及北京市11个区,其中丰台区229例、大兴区65例、海淀区18例、西城区6例、东城区5例、房山区4例、门头沟区2例、朝阳区2例、石景山区1例、通州区1例、昌平区1例。

按照欧盟反垄断监管机构的说法,FCA和PSA拟议中的合并,可能会损害14个欧盟国家和英国小型厢式车行业的竞争。他们对该协议展开了为期四个月的调查。

如今,FCA和PSA合并的潮流已成既定的事实,“聪明”的东风集团更懂得顺势而为。

面临营收停滞窘境的PSA和FCA,更难的是无法解困的中国市场。

据悉,北京市已开展3000余场毕业生线上招聘活动,推送各类就业信息9.8万次,5万余名毕业生通过网上招聘落实了就业单位。(完)

PSA和FCA的理由是美国、中国、日本和俄罗斯已经批准了这项协议。

FCA和PSA在2019年12月敲定了合并计划,预计整个计划将在2021年一季度完成。

自双方宣布合并消息以来,全球汽车产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雷锋网 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  雷锋网

根据国务院客户端“疫情风险查询”系统,截至7月4日15时,北京市大兴区黄村(地区)镇由高风险地区降级为中风险地区,大兴区天宫院街道、清源街道由中风险地区调整为低风险地区。目前,北京有2个高风险地区,分别位于丰台区、大兴区;有26个中风险地区,涉及丰台区、大兴区等7个区。

雷锋网原创文章,。详情见转载须知。

业内人士分析称,正是PSA和FCA没有迅速解决这些担忧,两家公司才计划在2021年初完成合并。